网络直播
点击收听FM1007在线网络广播

乌鲁木齐人民广播电台FM100.7 新闻广播节目表

节目时间 周一至周五                                  周六、周日

700800  100.7爱生活》

800830 《中央台新闻和报纸摘要》

830900 《乌鲁木齐新闻》

9:00—10:00   《都市早班车》

10:0011:00 《首府行风热线》

11:00--12:00  《丝路听潮》          《小马走世界》

12:00--13:00 《团长来了》

13:00--14:00 《法眼看天下》         《在清华听演讲》

14:00--15:00  《听说天下》           《周末乐相随》

15:00--16:00 《生活风向标》

16:00--17:00 《缤纷晚霞》                         《同享人生》

17:0018:00 《养生有道》                         《养生有道》

18:0019:00 《城市零距离》                         《丝路音乐榜》

19:0020:00  《全民麦克风》                         《花季风》

20:00--20:30    《乌鲁木齐新闻》

20:3021:00     《小马走世界》 

21:0022:00     《快乐冲击波》

22:00--23:00     《100.7爱生活》

23:00--00:00     《中华文化大讲堂》

00:00--00:30     《乌鲁木齐新闻》

00:30--01:00     《100.7爱生活》

01:00--02:00      《100.7爱生活》

 

 

 
 
 
 
如何看懂江歌案庭审
2017-12-14 15:51  

 

如何看懂江歌案庭审

    最近,国内媒体及海外华文媒体,再次高度关注江歌被害案。此案于去年11月在东京发生。江歌为保护被男友威胁的刘鑫,遭刘鑫的男友陈世峰杀害。目前来看,中国媒体关注的主要有两个问题:首先,日本法院如何判处陈世峰,第二,江歌室友刘鑫对江案的态度。本周一江歌案庭审第一天,被告陈世峰的辩护意见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网友和公众号上午就认定这些就是事实的真相,一时群情激奋。很多自媒体立即刷了一波直指刘鑫的标题,山雨欲来风满楼。 到晚间,媒体报道了更多控方的证据,否定了陈世峰的一些说法,人们又议论纷纷,陷入了不知道该信谁的境地。 庭审代表的司法文明是现代文明的基石之一,不了解一些现代庭审的知识和经验,作为现代人是说不过去的。今天的法治关注点我们要了解:如何看懂江歌案庭审

 

 

    2016年11月3日凌晨,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中野家中遇害,作为江歌闺蜜,刘鑫就在一门之隔,而持刀杀人的正是刘鑫前男友陈世峰。24日晚间,日本警方对外通报称,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男性留学生陈世峰发布逮捕令。时隔一年之后,近日,一段江歌母亲和刘鑫见面的视频,让该案重回公众视野。

 

    问题一:为何案件要在日本审理?

    (资料)根据属地管辖原则的相关规定,一国公民在他国发生刑事犯罪,应按照犯罪发生地国法律优先的原则进行处理,即犯罪发生地所在国具有优先管辖权。

    以江歌案为例,该案发生在日本,即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同为中国人,也会根据属地原则,依据日本的刑事法律对其行为进行审判。属地原则,也因此被称为域外犯罪选择适用管辖的“黄金原则”。

    嫌疑人陈世峰已在日本受到刑事追诉,如果要让他回来,需要依靠中日间的司法合作,将其引渡或遣返回国。但这个程序目前没有提起,而且一般来讲,日本方面可以案件正在审理为由,拒绝中国的引渡请求。因为要在日本受审,中国司法机关无法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实际控制,目前无法行使管辖权。

 

 

    王燕:读各种报道,江母“失独”,以及刘鑫对江母刻意回避的态度,激起国内舆论对刘鑫普遍的谴责以及对江母的同情。另一方面,今年8月开始,江母开展征集要求判处嫌疑人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这个活动引起国内普遍关注。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媒体没有将报道重点放在刘鑫身上,只将其视为一起普通刑事案件。而对于江歌母亲的一些做法,不少日本人提出批评,认为这种“道德审判”对解决此案并无促进作用。

    同一起案件,透露出中日法律以及社会观念的差别。

   

    问题二:此案发生在日本,嫌疑人被日方羁押,未来要依照日本法律判决。那么陈世峰是否能如江母呼吁的那样被判处死刑?在对杀人事件量刑标准上,中日刑法存在不同。日本现行刑法的死刑规定共有12条,陈世峰最可能被适用的是199条即杀人罪。该条规定,杀人者处以死刑、无期或5年以上徒刑。一般来说,日本死刑判决要考虑犯罪性质、动机、形态、严重程度、被害者家属感情、社会影响、犯罪者年龄、有无前科等。上述标准中,“形态”是指杀害方法的残酷性,“被害者家属感情”的确受到极大伤害。“社会影响”方面,江母目前开展的征集判处陈死刑的签名活动,也会唤起社会对此问题的关注。但是,上述量刑因素中的“严重程度”,根据以往的判例,要考虑被害者的人数。现实中,日本法院判处死刑,要考察被害者是否2人以上。此外,还要考察是过激杀人还是蓄谋杀人。只有同时满足上述两者,才可能判处死刑。

    中日都是法治国家,但是两国刑法适用各有特点。例如有人曾经比较过中日刑罚“孰轻孰重”的问题,认为中国刑法的特点是“窄而深”,即只有非常重大行为才构成犯罪,而一旦犯罪,其刑罚严格。另一方面,日本刑法的特点是“宽而浅”,即犯罪不论大小,一律定为“犯罪”。但对这些犯罪的刑罚却较轻。

 

 

    问题三:依据日本法律,死刑在判决后有漫长的上诉程序要完成。陪审员一般不愿意给死刑投赞成票,因为想到可能存在的误判,会让他们背上非常沉重的心理负担。即便判了死刑,还得由法务大臣(法务相)签署执行令方可执行。而不少法务大臣因为政治主张或其他个人的原因拒签执行令。曾有法务大臣在其任内没有签署一例执行令。因此,日本实际执行死刑的案例非常之少。获得死刑判决20年没有执行的大有人在。

    从上个月起,人们就在等待这场庭审。庭审是为获得真相,获得真相是为实现正义。庭审就是接近真相和正义的法律过程。

    江歌案庭审法庭外庭审上不是比谁巧言善辩,不是比谁蛊惑动人,而是比谁的说法有证据。一句话,打官司是打证据。

    打官司是在打证据什么是证据

    (资料)中国刑事诉讼上的证据包括:

    (一)物证;(二)书证;(三)证人证言;(四)被害人陈述;(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六)鉴定意见;(七)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八)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庭审第一天上午人们听到的内容,就只是其中之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并没有看到辩方能提出其他证据与之相印证,并且,也还没有看到控方对这个证据的质证过程,人们就纷纷开始刷标题,喷口水,庆幸自己先见之明。这实在是有些荒唐。

 

    问题四:“孤证不立”是一个法律常识,孤证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指单一的没有其他事实或证据予以佐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比如,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有罪和处以刑罚。证据都会有哪些重要的规则?

    (资料)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查实证据的过程在庭审中,表现为质证。中国法律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不夸张的说,庭审的核心是质证而不是法庭辩论。

    质证,简单说,就是在庭审中控辩双方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进行说明、质疑、反驳,从而确定证据的证明力和证据能力,以便法庭进行认证,决定该证据的命运,是否被法庭采信。

    质证的具体内容包括:口供来源是否合法(比如是否存在刑讯逼供),被告人供述与同案人供述及其它证据有无矛盾;证人证言来源是否合法,证人与当事人,与案件有无利害关系,证人证言是否受到外界非法干扰;书证来源是否合法,物证是否原件,对书证、物证的鉴定结论进行争议,鉴定人资格问题,鉴定中是否受外界影响和参杂个人因素;鉴定所依据的检材是否充分、可靠,等等。

 

    问题五:当然不是每一起案件都会包含这全部8种证据,但是,一个案件的证据最终都要符合这些基本的规则:孤证不立,证据要经质证,怎样的情形证据才能够相互印证?

    (资料)相互“印证”,主要是指两个以上具有独立信息来源的证据,对各自的真实性和可靠性作出的验证。与一般意义上的“证明”不同的是,“印证”通常发生在两个以上证据之间。由于在所包含的事实信息方面出现了重合或者交叉,使得这些事实信息的真实性得到了证明。

    比如被告人口供与被害人陈述或证人证言相印证,被告人口供与勘验笔录相印证,被告人口供与鉴定结论相印证等等。

    12月11日晚间,人们看到了更详细的报道,知道了控方提出的证据。关于陈世峰杀人这条罪名的指控,有江歌与母亲江秋莲的通话记录、刘鑫的证词、刘鑫报警的电话录音、邻居的目击证言和法医的司法鉴定作为证据。

    它们可以拿去和陈世峰的口供、辩护意见质证,要么相互印证,要么相互矛盾,形成质疑。

    证据证明力还有强弱之分,一般是这样的规则,物证、档案、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或者经过公证、登记的书证,其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即言辞证据证明力弱;原始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传来证据;直接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间接证据;证人提供的对于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等等。

 

 

    问题六:江歌案庭审法庭外用证据可以实现什么?

    (资料)通过证据,可以对事实进行还原,还原现场。从刑事诉讼的经验看,虽然客观事实已经过去,但是庭审可以用证据将它重新还原,重新接近。

    一切刑事案件都是过去发生的不能重演的事件,除了办案人员收到举报信息,立即赶赴现场目睹并抓获正在实施犯罪的人的情况外,办案人员不可能目睹案件发生的过程和结果,而只能在案件发生以后,通过收集、审查判断证据,通过一整套法定程序查清案件事实。

    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刑事侦查程序和庭审程序就是这一过程。

    通过被告人陈世峰的供述和辩解,通过证人刘鑫、江歌妈妈的证言、邻居的目击证言,法医的司法鉴定结论、监控录像、陈世峰、江歌两个人衣服的损伤程度,陈世峰身上的伤、刀的鉴定结论,陈世峰的到案记录等,可以重新还原事件发生全过程。这个全过程的细节,可以由这些证据相互印证,它们完整的反映在一本案卷之上,这就是法律真实。

     如果事实存在明显的缺失、矛盾和冲突,那意味着事实还原的不足,应该继续侦查。事情进展到庭审阶段,一般意味着,证据这道菜已经做好,可以上桌。

 

   

    问题七:到目前为止,被告陈世峰的辩护意见,以及警方接警录音中,刘鑫用中文说的“门锁了,别骂了”,要么未经质证,要么还不足以反映事件的全貌。所以人们不必着急下结论,应继续关注庭审中其他证据出示和质证的情况。

    如果事实最终还原得过程不清楚,有矛盾,那意味案件存在很大的盲区,用国内司法实践的话说,就是案子成了“夹生饭”,没有办成一桩铁案。那么定罪量刑就缺少前提。从目前的证据情况看,可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吗?

    (资料)从本案证据情况看,这样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而刘鑫在案件中的表现,也会在事实的还原过程中被搞清楚。网友不必着急。

    到目前为止刘鑫的身份始终都是证人和受害人,既没有成为被告,也没有被采取人身强制措施。从经验上看,刘鑫的刑事法律责任已经被警方排除。不要低估警方和控方的工作能力,在专业能力和法律程序的保障下,所谓翻转是罕见的。

    中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

    “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在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关于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逐步由“内心确信”(自由心证)转向“排除合理怀疑”。

   “排除合理怀疑”的规定,是对运用证据认定案件事实所要达到的程度的要求,如果对案件还存在合理的怀疑,那么就不能定案。

    排除合理怀疑重在排除“合理怀疑”,强调怀疑的合理性。所谓合理怀疑,是指一个普通的理性人凭借日常生活经验对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明智而审慎地产生的怀疑。

    所谓“合理怀疑”必须是有根据的、理性的,是合乎常理的知识和思维产生的怀疑。至于那些没有根据的无端质疑,甚至吹毛求疵或者想象的怀疑,并不属于合理怀疑之范畴。

    如果最终还原不了陈世峰杀人的事实,自然不能定罪(当然这可能性不大),因为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如果最终证明不了刘鑫存在不当的行为,或者还原不了刘鑫的表现,那么同样应该根据疑点利益归于“被告”(舆论场中)的原则,推定刘鑫没有过错。

    今天刑事诉讼这套制度的最大目的,就是保护被告的权利。

 

 

    问题八:到目前为止,庭审争议的焦点是罪名(故意还是过失),杀人动机(蓄意还是激情),凶器(谁的)如何看待被告的耸动辩护意见和证人的视频直播作证被告律师在庭上的言论受法律保护,享有法庭言论豁免权,哪怕他说得大开脑洞,与事实不符,也不会被冠以“诽谤”等罪名而受到制裁吗?

    (资料)这是对辩护权的保护,在大多数国家通行。

    第一天庭审中,按照程序,审判长告知陈世峰,他有权保持沉默,并可以自始至终保持沉默,也可以发言,但所有发言都会成为呈堂证供。这是对被告人沉默权的宣告。

    从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出发,被告人不必非得自己提出什么证据,只需要对控方证据提出质疑即可。

   

 

    问题九:既然日本法律比较“宽松”,被告人被判死刑的可能性较低,那么,考虑到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都是中国人,有没有可能按照属人原则,将陈世峰引渡回国,移交我国司法机关审判?

    (资料)在我国和日本还没有签订犯罪引渡条约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引渡陈世峰。犯罪行为发生在日本,一定是由日本法院进行审判,因为司法权关系到国家主权。

    将陈世峰引渡回国有一定可能性。他表示,虽然中日之间没有缔结引渡条约,但也可以依据互惠原则开展引渡合作,中国还是有可能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回国的。另外,如果陈世峰没有取得日本的永久居留权,日本方面也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将他驱逐出境,遣返回中国。

 

    问题十:陈世峰若遣返,是否可能重新追责?

    (资料)我国司法机关仍可对其享有追诉权

    “一旦法庭经审理认定犯罪嫌疑人陈世峰为凶手,中国法律还能否对其进行追责?”针对不少网友的进一步追问,法律上也有明确规定。依据我国刑法第十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就江歌案件而言,刘鑫的前男友如果在日本受到刑事处罚后,我国司法机关仍可依法对其享有追诉权。

    但追诉权行使的一个充要条件是:犯罪嫌疑人回到中国。只有犯罪嫌疑人本人在国内,才能适用刑法第十条的规定。具体到该案,如果刘鑫的前男友回到中国,在追究其刑事责任时,则由其入境地或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也可以由被害人江歌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在刑罚执行方面还有另一种可能,比如陈世峰在日本被判监禁刑,有无可能回国服刑?有专家接受采访表示,这也是有可能的,在国际合作中有一种合作为“被判刑人移管”,比如嫌犯在日本犯罪、在日本获刑,服刑期间可以将被判刑人送回他的所属国执行刑罚。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司法机关相当于承认和执行日本的判决,但这种合作有一个前提,即被判刑人自己愿意回国服刑。

 

 

    王燕:如果法庭能够认定江歌的确是为救刘鑫而被杀的,那么江歌母亲可以在国内起诉,依照《民法总则》中“见义勇为”的规定,要求受益人刘鑫作出补偿。或者,日本法庭如果能认定刘鑫故意锁门阻止江歌逃生,那江母也可按侵权法的规定,要求刘鑫做出赔偿。

事实的归事实,情感的归情感。江歌引发的舆论讨论,终究还是要在日本法庭上通过证据来解决。口水代替不了法律,冲动代替不了事实。真相是对江歌母亲最好的告慰,而我们也该让争议归于事实,让喧嚣终于正义。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技术支持 | 新闻线索 | 联系我们

版权信息:乌鲁木齐人民广播电台 新ICP备案号:新ICP09001220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新备2010001
地址 :乌鲁木齐红山路北四巷54号 邮编:830092 邮箱:jsb@wlmqradio.com
联系电话:广告部:2631409  1007联系电话8815817  1065联系电话:8872087

974联系电话:2645487   1071 维语联系电话:2631263   792联系电话:2618849   927联系电话:8814603

您是第 位访问者